• 法律圖書館

  • 新法規速遞

  • 淺析遺贈撫養協議中的受遺贈人應否對遺贈人生前所負債務承擔清償責任

    [ 張學偉 ]——(2021-8-17) / 已閱307次

    淺析遺贈撫養協議中的受遺贈人應否對遺贈人生前所負債務承擔清償責任

    張學偉

    一、問題的提出

    在上海市虹口區人民法院審理的吳某奇訴伍某等被繼承人債務清償糾紛一案中,法院判決吳某芳生前所負22萬元債務先由法定繼承人用其所得遺產清償,剩余債務由遺囑繼承人和受遺贈人按比例用所得遺產償還。

    上述案件屬于既存在法定繼承人、遺囑繼承人、受遺贈人,也有遺贈扶養協議的受遺贈人,前三者所得遺產足以清償吳某芳生前所負債務的情形,但假設法定繼承人、遺囑繼承人、受遺贈人所得遺產不足以償還吳某芳生前所負債務,或者遺贈人在遺贈撫養協議中將全部遺產全部給了受遺贈人,那么該遺贈撫養協議中的受遺贈人應否對遺贈人的生前債務承擔清償責任?

    二、觀點分歧

    對此問題,實務中存在不同觀點。第一種觀點認為,根據《民法典》第一千一百六十三條之規定:“既有法定繼承又有遺囑繼承、遺贈的,由法定繼承人清償被繼承人依法應當繳納的稅款和債務;超過法定繼承遺產實際價值部分,由遺囑繼承人和受遺贈人按比例以所得遺產清償!币蚍刹⑽匆幎ㄟz贈撫養協議中的受遺贈人負有清償遺贈人生前所負債務的義務,這絕非立法者疏忽或存在法律漏洞,而是據此可以反推出遺贈撫養協議中的受遺贈人無須承擔清償該債務的結論。

    第二種觀點認為,前述法條中的“受遺贈人”在外延上應包括遺贈撫養協議中的受遺贈人,故其也應當負有清償的責任,只不過應以法定繼承人、遺囑繼承人用所得遺產不足以清償債務為前提條件。

    第三種觀點認為,遺贈撫養協議中的受遺贈人負有清償遺贈人生前所負債務的義務,但從遺贈撫養協議系有償、雙務合同角度出發,應當對遺贈撫養協議中受遺贈人的付出保留適當的份額,剩余部分才可以用以清償遺贈人生前所負債務。

    三、關于上述分歧觀點的法理分析

    (一)《民法典》繼承編不合理的立法模式是導致紛爭之源

    《民法典》頒布前的《繼承法》、《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貫徹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法>若干問題的意見》,以及《民法典》中對此問題均無明確規定。同時,在《民法典》第六編繼承中共分為四章,即第一章一般規定、第二章法定繼承、第三章遺囑繼承和遺贈、第四章遺產的處理,但關于遺贈撫養協議并未列專章規定,亦未在第三章中加以表述,而是規定在第四章遺產的處理中,邏輯上顯得有些混亂和松散。其次,在第四章關于不同繼承方式與遺產債務清償順序的第一千一百六十三條中又對遺贈撫養協議中的受遺贈人應否承擔債務清償責任只字不提。

    筆者認為,正是由于這種不合理的立法模式才導致司法實務中對此問題的處理存在很多爭議。

    (二)“受遺贈人”在外延上并不能包含遺贈撫養協議中的受遺贈人

    筆者以為,《民法典》第一千一百六十三條規定中的“受遺贈人”并不包含遺贈撫養協議中的受遺贈人,主要理由為遺贈撫養協議與單純的遺贈在諸多方面存在明顯不同。二者的區別在于:一是遺贈是單方法律法律行為,只要有遺囑人的自己的意思表示,遺贈即可成立,而遺贈撫養協議在本質上是一種雙務合同,需要雙方協商一致;二是根據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二十四條之規定,“受遺贈人應當在知道受遺贈后六十日內,作出接受或者放棄受遺贈的表示;到期沒有表示的,視為放棄受遺贈”,而遺贈撫養協議中的受遺贈人并不受本條推定規則的限制;三是遺贈可以被遺贈人隨時撤銷,且通常無需承擔責任,但遺贈撫養協議的撤銷或終止則要受到《民法典》合同編的規制;四是遺贈多具有無償性的特征,而遺贈撫養協議卻是有對價的。依據《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五十八條之規定,自然人可以與繼承人以外的組織或者個人簽訂遺贈撫養協議。按照協議,該組織或者個人承擔該自然人生養死葬的義務。也即只有遺贈撫養協議中的受遺贈人在如約履行對該自然人生養死葬義務的基礎上,才享有受遺贈的權利;五是從《民法典》繼承編的立法結構上看,是將遺贈撫養協議放在第四章遺產的處理中,而非在第三章遺囑繼承和遺贈中表述,也可看出二者是不同的。

    由此可知,《民法典》第一千一百六十三條規定中的“受遺贈人”在外延上并不能涵涉遺贈撫養協議中的受遺贈人。

    (三)對《民法典》繼承編中有關遺產處理規定的分析

    《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二十一條規定:“繼承從被繼承人死亡時開始!被谌〉眠z產的依據不同,作為遺產繼受人的主體一般包括法定繼承人、遺囑繼承人、基于遺贈的受遺贈人和基于遺贈撫養協議的受遺贈人。

    第一千一百五十九條規定:“分割遺產,應當清償被繼承人依法應當繳納的稅款和債務!绷碓诘谝磺б话倭龡l規定的債務清償規則上,采取的是“概括繼受”(即繼承人既繼受被繼承人的積極財產,也繼受其消極財產)及“限定繼承”的原則。

    法律規定由法定繼承人先清償被繼承人生前所負債務有其合理性。按照最高人民法院民法典貫徹實施工作領導小組主編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婚姻家庭編繼承編理解與適用》(人民法院出版社,2020年7月第1版,P707)一書中的觀點,主要是因法定繼承人并非基于被繼承人的意思取得遺產,而是由于其與被繼承人存在一定的身份關系并基于法律的規定取得遺產繼承權,故其應首先承擔清償被繼承人債務的責任。
    對超過法定繼承遺產實際價值部分,應由遺囑繼承人和受遺贈人按比例以所得遺產清償。此處體現的立法價值取向是優先保護國家利益和債權人的合法權益。主要理由大概是實務中遺囑繼承和遺贈多具有無償性的特點,如此規定也有利于防止遺贈人利用上述方式逃避債務。

    (四)基于遺贈撫養協議的受遺贈人應否承擔清償被繼承人生前所負債務的義務

    根據《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五十九條、第一千一百六十二條之規定,僅從法條的文義解釋角度分析,似乎確立了稅款和債務優先原則,那么據此得出的答案應是肯定的。筆者以為,倘限于如此理解,不僅失之偏頗,對遺贈撫養協議中的受遺贈人而言,也是不公平的,同時在社會保障尚無法全面覆蓋的當下,也不利于遺贈人生存權益的保障。至于遺贈撫養協議中的受遺贈人是否應承擔遺贈人生前所負債務的清償責任,筆者認為,應當根據具體情況確定。大致可分為如下幾種情形:

    1.法定繼承人、遺囑(遺贈)繼承人所得遺產足以清償被繼承人生前所負債務。此種情形按照《民法典》第一千一百六十二條的規定處理即可,無需贅言。

    2.法定繼承人、遺囑(遺贈)繼承人所得遺產不足以償還被繼承人生前所負債務,或者遺贈人在遺贈撫養協議中將全部遺產全部給了受遺贈人。筆者以為,在此種情形下,從遺贈撫養協議的有償性和保障遺贈人生存權益,以及樹立和弘揚互幫互助的良好社會風尚等角度考慮,基于遺贈撫養協議的受遺贈人原則上不負債務清償責任。除非存在遺贈人惡意借用此種形式逃避債務或者受遺贈人所獲遺產的價值與其實際付出之間過度失衡等極為特殊的情況下,遺贈撫養協議中的受遺贈人才應承擔償還遺贈人生前部分債務的義務。之所以說是部分債務,而非全部債務,是基于不能無視受遺贈人的付出而為了保護債權人的利益走向另一極端。筆者注意到,也有觀點認為基于債的平等性,遺贈撫養協議中的受遺贈人有義務清償遺贈人的其他債務。對此意見,筆者不敢茍同。

    3.如果存在上述極為特殊的情形,在程序上應如何處理?筆者以為,既然遺贈撫養協議要受到《民法典》合同編的調整,債權人可以依據法律規定行使撤銷權或者請求確認該遺贈撫養協議無效。當然,根據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民訴法司法解釋第九十條之規定,債權人對此應負有舉證責任。如果債權人未能提供證據或者證據不足以證明其事實主張的,則由其承擔不利的后果。

    總共2頁  1 [2]

      下一頁

    ==========================================

    免責聲明:
    聲明:本論文由《法律圖書館》網站收藏,
    僅供學術研究參考使用,
    版權為原作者所有,未經作者同意,不得轉載。

    ==========================================

    論文分類

    A 法學理論

    C 國家法、憲法

    E 行政法

    F 刑法

    H 民法

    I 商法

    J 經濟法

    N 訴訟法

    S 司法制度

    T 國際法


    Copyright © 1999-2021 法律圖書館

    .

    .